首页 - 美术百科 - 林散之

恭喜词条编辑词条创建成功 02:15:50

已收录1995个词条 已浏览646人次 创建词条
林散之-美术百科

林散之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646
最近更新:2021-08-02
创建者:词条编辑

林散之
646 0

林散之(1898—1989),原名林霖,又名以霖,字散之,号三痴、左耳、江上老人等。祖籍安徽和县,生于江苏江浦。1930年拜入黄宾虹门下学画。新中国成立后,曾任江浦县副县长。1963年被聘为江苏省国画院专职画师,迁居南京。曾为江苏省国画院一级美术师、江苏省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1972年中日书法交流选拔时一举成名。晚年所作狂草,功深力到,瘦劲飘逸,妙造自然,享誉海内外,有一代宗师之誉。

  • 中文名: 林散之
  • 出生日期: 1898年11月20日
  • 逝世日期: 1989年12月6日
  • 别名: 原名林霖,又名以霖,字散之,号三痴等
  • 职业: 书画家、诗人
  • 国籍: 中国
  • 出生地: 江苏江浦
  • 祖籍: 安徽和县
  • 荣誉称号: 当代草圣

艺术简介


林散之(1898—1989),名霖,又名以霖,字散之,号三痴、左耳、江上老人等。安徽和县乌江镇人,生于江苏江浦。曾任江浦县(时属安徽,现改名为浦口区)农田委员会副主任、江浦县副县长。六十年代初任江苏省国画院专职画师。历任安徽省人民代表、全国政协委员、江苏省政协委员、全国文代会委员。曾为江苏省国画院一级美术师、南京书画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名誉理事、中国书协江苏省分会名誉主席。出版有《林散之书画集》、《林散之书法集》、《林散之诗书画选集》、《江上诗存》等。林散之自幼喜欢书画。1972年中日书法交流选拔时一举成名,赵朴初、启功等称之诗、书、画“当代三绝”。林散之也被称为“当代草圣”。1989年12月6日因病辞世,终年90岁。

林散之是“大器晚成”的典型。也正因为其出大名很晚,数十年寒灯苦学,滋养了其书之气、韵、意、趣,使之能上达超凡的极高境界。也因其书具有超凡脱俗的境界、深邃隽永的意韵,才能使书界中人对之品赏愈久,得益愈多,感受愈深,认识愈深。他对现代中国书法艺术事业的贡献,真可谓“功莫大焉”。为了纪念这位当代杰出的书法大师、诗人、画家,后人为其建立了纪念馆和艺术馆。

艺术年表


1898年 1岁

是年夏历十月七日诞生于江苏省江浦县乌江桥北江家坂村老宅。其父林成璋时年36岁,4年得独子,举家欢腾。先生于叔伯兄弟行第五,遂呼乳名“小五子”。

1899~1902年 2-5岁

自3岁开始,即喜就案头涂鸦,且兴趣与日俱增,五岁能对物写生,并喜塑泥人,并以首饰、公鸡毛等加以装饰。

3岁时患中耳炎,致左耳微聋,遗疾终身。

1903~1910年 6~13岁

6岁开始入村塾读书,取名以沃,寻改以霖。至13岁,计七年间读完百家姓、千字文、大学、中庸、论语、孟子、左传、古文观止、古文辞类纂、诗经、毛诗、唐诗等书。习作文、属对,先二字,递至五字、七字;并学作诗。

写字是每日必修功课,初学描红,继临颜真卿、柳公权《兰亭序》等字帖。12岁已能为村邻书写春联,字体端浑有楷法。课余喜作画自娱,或对物写生,或钩摹《绣像三国演义》《绣像水浒传》上人物,11岁时曾在墙上画过一条丈余长的大驴。

性极顽皮,但多与其“艺术创作”相联系。父管教甚严,母则溺爱之。

1911~1912年 14~15岁

随父母由江家坂老宅迁居营房边庄房。1911年先生父成璋公病故,留下孤儿寡母,门庭骤然冷落,生活艰难,先生始知人情冷暖,乃发奋求学。被接到和县城内外婆家从陈姓廪生读书,焚膏继晷,日诵经史千言。临写碑帖益勤。

后为生计,至南京从张青甫学画人像。每晚,学工笔人物画,临写字帖,苦学不辍。

1913~1914年 16~17岁

以全身患脓疮,1913年春,自南京返乌江,自习诗文书画。家人不知其何时睡眠、起床。惟见他白天黑夜都在学习。所作诗文,常请教乌江廪生范柳堂,并从师范培开学书法,始知双钩悬腕执笔之法,艺事日进,自号“三痴生”(现存有“古棠三痴生拙稿”一册,内有当时手书诗稿一百十七首)。学习极勤奋,时家境极艰难,幸得嫁入富门的两姐时常资助,始能购些纸墨笔砚和书籍碑帖供学习之用。

由于日夜苦读,身体日衰,乃习武术强身,经认真锻练,身体日强,可受铁锤击臂,数人不得近其身。

1915年 18岁

应聘在和县卜集小夏村姐丈范期仁家教书。自习诗书,闲则画画:字写唐碑,以欧、虞、褚、颜四家为主;画以仕女人物为主,多取材历史故事。卜集有进士张栗庵,学问淹贯古今,兼精医道,先生从之学古文诗辞和书法。张先生藏书极富,先生尽得读其书,学业大进。

1916年 19岁

为范期仁家写田契并雕刻门前石狮和壁饰,酬金甚厚,悉数汇上海邮购到珂罗版精印画册,视若珍宝,日夜临摹不辍。

与赵姓女结婚,伉俪情笃。

1917年 20岁

赵夫人病故。

1918年 21岁

大病,生命垂危,经老师张栗庵诊治痊愈。

1919年 22岁

全椒富户盛秋矩选先生为婿。是年与盛家结秦晋之好。人谓先生贫且聋痴,盛公独重其才德。夫人盛德粹贤淑达理,善料家务,使先生专业艺术,无后顾之忧。

1920年 23岁

初,先生祖父极贫,捕渔为生。大伯父林邦治青年时从军,屡建战功,官赐巴图鲁,封建威将军,镇守雁门三关。在江家坂建官邸数十间,并置有不少地产,家政由二伯父林成壁掌管。大伯父去世后,四个堂兄都吸食鸦片,冶游无度,家产挥霍殆尽。是年,大家庭分家。先生分得水田近四亩,宅后山地数亩和原住营房边庄房十间。

先生以分家所得宅后山地为基础,另购其周围荒冈,合计十二亩,辟为果园,植柿、桃等果树,果园周围及山坡和家宅前后广植柏、槐、椿、榆等大量树木。园中筑茅屋三间,名之曰“散木山房”。

为兼顾园林,先生从范期仁家转距家约二华里的范期锟家教书,早出晚归。

1921年 24岁

张栗庵师取“三痴”之谐音,为先生改号为“散之”,终生用之。是年,在散木山房内曾用工楷书写“四时读书乐”,极遒丽(作品现存采石矶“林散之艺术馆”)。

长女荪若出世。

1922年 25岁

诗书画声名在家乡日著,索字画者颇多。曾为乌江邵馨吾作《狂道人图》,为和县曹晋文作《东方朔偷桃图》。

1923年 26岁

着手编著《山水类编》。

1924年 27岁

绘有人物四条屏,保存至今。

二女荇若出世。

1925年 28岁

散木山房易名“江上草堂”。

1926年  29岁

《山水类编》完稿,共29卷,35万字。清稿部分是先生手抄,部分是先生外甥女范培贞所抄。范培贞时年17岁,曾从先生读书,字体颇似先生当年字体(此稿现存采石矶“林散之艺术馆”)。

1927年 30岁

三女芷若出生。

1928年 31岁

长子昌午出生。

大病几殆。

1929年 32岁

经张栗庵介绍,先生赴上海从师黄宾虹学山水画。住西门里小亭子间,生活极艰苦。

二子昌庚出生。

1930年 33岁

继续在上海学画。

1931年 34岁

因学画停止教书,家中失去主要收入,母妻子女生活极困难,乃从上海归,在江上草堂教书和从事诗书画创作。

初秋,大水破圩,家乡灾情严重。

1932年 35岁

春,家乡因水灾造成饿馁载道、居无定所,先生挺身而出,义务主持圩事,向政府申请救济面粉,以工代赈,抢修圩堤,救济灾民。以公正廉明救民命于洪水之中,声名大振。

此后数十年一直义务主持家乡圩事。

1933年 36岁

校印张栗庵遗著《观复堂诗文集》,书成。

1934年 37岁

为师造化作画稿,先生孤身作万里游。3月离家,11月始归,历时八月。经苏、皖、鲁、晋、豫、陕、川、湘、鄂九省,游嵩、华、终南、太白、峨帽、庐山、岷江、三峡诸名山大川,行程万六千余里。历尽艰辛,得画稿八百余幅,诗近二百首。沿途碑碣及摩崖石刻必亲往摩挲,眼界大开。自此觉胸中有蓬蓬勃勃之气,落笔有吞吐百川之势,艺事大进。

四女采若出世。

1935年 38岁

先生撰成《漫游小记》。对游山过程记述甚详,连载于上海《旅行杂志》。惜至成都以后,部分书稿因抗日事起未能载出,原稿亦散失。

五女杜若出世。

1936年 39岁

至和县,访诗友雕遁庵。游虞山、扬州等地。

1937年 40岁

春,患背疽,屡月不愈。

晚秋,偕至友邵子退、学生林秋泉同游黄山,得记游诗十六首,画稿若干幅。自是常作黄山图。

抗日战争爆发,忧愤填胸。12月13日南京失守,乌江遭敌机轰炸,先生几罹难。

1938年 41岁

家乡沦陷,日军在乌江筑炮楼,先生举家逃难。先生《江上诗存》稿、《怀素自叙帖》和纸墨笔砚始终随身携带,在流浪中仍作诗书画不息。日军为筑炮楼,砍去江上草堂大量树木,先生悲愤至极。

秋,去南京妻弟处,在旧货摊购得铜雀台瓦砚一方,大喜,作《铜雀台瓦砚歌》记之。

1939年 42岁

至上海,访黄宾虹师不遇。不知师逃难何方,不胜慨叹。

1940年 43岁

夏,日寇搜捕游击队,无端将盛夫人和二子昌庚捕去关押一昼夜,幸多方人士营救得免于难。

张栗庵去世后,从友人处知其家道衰落,不胜感慨,作怀念张夫子诗二首。

1941年 44岁

世乱命微,至友鲁默生、谷沆如先后遭日寇枪杀,平民无辜被枪杀者不计其数,先生痛愤至极。

1942年 45岁

社会环境日益险恶,而先生书画声名日著,强梁之徒常恃势索字画,先生乃养晦遁迹,此后数年间常应友人邀,避居和县、芜湖、襄安、黄陂湖、庐江等地。

1943~1944年 46~47岁

为避乱,荇若、昌午、昌庚先后去全椒古河镇江浦中学读书,先生经济负担沉重,心情抑郁,两次患病。

1944年秋,先生母吴太夫人病故。

1945年 48岁

抗日战争胜利,举国欢腾。先生不胜慨叹,作《今诗十九首》记之。

抗战八年,先生共作诗三百余首,充分表达了他爱国爱民、嫉恶如仇的思想。

秋,应友人邀,游江浦狮子岭、惠济寺,参观千年古银杏树,作《古银杏行》长诗。

1946年 49岁

时安徽省政府主席李品仙邀先生至合肥,拟聘为省府顾问,先生辞归乡里,自甘淡泊,潜心艺术创作。

在芜湖的旧货摊购得吕留良虫蛀砚一方,大惊喜,作长诗记之。

因战事,是年始为吴太夫人治丧安葬。

1947年 50岁

安徽大学拟聘先生为文学、艺术教授。先生婉言辞谢。

1948年 51岁

黄宾虹至杭州国立艺术专科学校任教,昌午考入该校,先生与黄师取得联系,无比欣慰。黄宾虹评先生画得宋元人法乳,书得“阁帖”精髓,并作山水手卷赠先生。

1949年 52岁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先生见人民政府干部廉正清明,与民共甘苦,深为感动,谓人曰:“中华振兴有望矣。”

1950年 53岁

家乡土地改革。先生出任江浦县第一届人民代表会议代表。

1951年 54岁

先生被选为江浦县人民代表会议常务委员,平生第 一次由平民转为公职人员,享受国家干部供给制待遇。

1952年 55岁

江浦原属江苏省,1905年划属安徽省。1952年先生被选为安徽省第一届人民代表会议代表。

1953年 56岁

江浦重新划归江苏省。安徽拟调先生去合肥任职,因盛夫人不愿去,未果。

二子昌庚大学毕业,赴兴安岭森林调查,先生作《峨眉探查图》赠之,勖以多为国家效力(作品已捐献“林散之艺术馆”)。

1954年 57岁

家乡发生特大水灾,江堤决。先生日夜在堤上与民工护堤,并捐出家中大量树木抢险。决堤时,经村民高华衮、王国栋等奋力抢救,先生才免于难。先生后迁居江浦县城。此前,先生常住家中,有较多时间创作诗书画。迁居后,白天忙于公务,只能利用夜晚从事艺术创作,每日深夜始寝。

1955年 58岁

创作《江浦春修图》(现存江浦县“林散之书画陈列馆”),这是解放后国画界最早反映现实生活的名作之一。

与书法家胡小石缔交。

1956年 59岁

夏,参加南京政治学校学习。冬,被任命为江浦县副县长。盛夫人和五女杜若迁居江浦。自是,先生正式在江浦县城安家。

冬,患严重胃病,住医院三个月。

1957年 60岁

六十初度,思念退休回江上草堂度晚年。

1958年 61岁

江浦县划属南京市,先生以副县长身份定为政协南京市委员会常委。

先生下乡检查工作,发现一农民家石门槛原是明代理学家陈宪章所书诗碑,极珍贵,令江浦文化单位作为珍贵文物保管。

1959年62岁

当选为政协江苏省第一届委员会委员。

昌庚赴苏联留学,先生为其作袖珍册页十二幅山水画送行,此画现已赠“林散之艺术馆”。

1960年 63岁

国家经济遇到最困难时期。先生为和家属们共度“难关”,不得不忍痛出售一些珍藏图书,慨叹自己“买书人作卖书人”。

但癖爱难除,一旦遇见好书,仍忍不住要买。自嘲“几种珍藏刚卖出,又从架上充新刊”。

冬,胃病复发,住省中医院59日。

1961年 64岁

胡小石为先生题《太湖记游图》长卷,先生作诗谢之。

1962年 65岁

参加政协江苏省第二届委员会会议。与陈方格、范烟桥、朱剑芒、程小青、周瘦鹃、余彤甫等诗人缔交。会议期间,先生作诗数首与众诗友相互唱和,并借游秦淮河、雨花台、白鹭洲、玄武湖、中山陵诸名胜。

高二适初次见到先生为省政协所书条幅,拍案惊呼:“这才叫字!”

1963年 66岁

江苏省国画院聘先生为画师,乃偕盛夫人迁居南京中央路117号新寓。先生喻此为“好风送我过江来”。

由何乐之介绍,高二适来访,两人相见恨晚,自此结为至交。高先生赞先生为当代诗坛一绝,先生对高先生的诗、书成就亦甚钦佩。

为增强体质,开始从徐公伟学太极拳,每日早晚各练一次,自此胃病未再发,身体日益健康。

每日黎明起床练太极拳,接着临写碑帖,早饭后,终日看书、作诗书画不息,临睡前再练一次太极拳。几乎恢复了青少年时期的生活节奏,而此时先生已66岁高龄矣。

1964年 67岁

携荪若、昌午再游黄山,作诗二十二首,画稿若干幅。

参加政协江苏省第三届委员会会议,会上结识书法家费新我。

1965年 68岁

借画院傅抱石、钱松嵒、亚明等书画家赴宜兴、无锡、苏州等地写生。

1966年 69岁

春、夏借画院诸公赴徐州、扬州写生,并参观长江大桥工程。

8月24日,盛夫人因患胃癌辞世。先生失去长期以来生活上的伴侣和事业上最重要的支柱,悲恸万分,顿时双耳失聪。此时“文化大革命”已猛烈袭来,先生一人在南京无法生活,乃随荇若去扬州暂住,开始了七年流浪生涯。

1967年 70岁

“造反派”停发先生工资,每月付20元生活费。因无力支付房租,退去中央路住宅。夏,回南京,住林学院昌庚处。

藏于乌江和南京的大量书籍、碑帖、字画被“造反派”查抄焚毁。

1968年 71岁

秋,至扬州荇若处。冬,复回南京昌庚处。

1969年 72岁

元旦前,我国第三颗氢弹试验成功,同时南京长江大桥建成通车,先生作长诗记胜。

冬,林彪发布“一号命令”,紧急疏散城市人口。先生携盛夫人骨灰盒凄然回江上草堂,与昌午同住。昌庚全家随林学院下放下蜀林场。

1970年 73岁

1970年春节。除夕去乌江镇浴池洗澡,不慎跌入池内开水锅中,全身严重烫伤百分之八十余,在鼓楼医院救治四月始愈。幸被医生抢救了三个指头,尚能执笔作字画。在昌庚家疗养和治疗到9月,复回“江上草堂”。先生素达观、乐观,其《病归》诗有“可怜王母多情甚,接入瑶池又送还”之句。

1971年 74岁

伤残后,以三指作书画,初甚不便,经刻苦锻练,运笔自如,所作书法更臻妙境。自号“半残老人”。秋,自乌江至和县荪若处小住月余。

1972 年 75岁

8月,为庆祝中日邦交正常化,北京《人民中国》画报拟出版特辑,内有“中国现代书法作品选”。经《新华日报》编辑田原推荐,先生草书条幅《东方欲晓》参加评选。这幅条幅得到启功、赵朴初、顿立夫、郭沫若等书法家高度评价。先生书名初震。不久消息传到南京。

秋,先生再度至和县荪若处小住月余。老友张汝舟教授从贵州大学退休回滁县,来和县与先生晤面,阔别数十载,相见甚欢,联床笔谈。

冬,原画院亚明、魏紫熙、宋文治、喻继高、音铭等赴和县探视先生。一时文星相聚,和县传为美谈。

因书名初振,求索字画者接踵而至。

1973年 76岁

《人民中国》画报第一期在首页位置发表先生书法作品《东方欲晓》,在日本引起巨大反响。

日本书法代表团来南京拜会先生,推崇备至。

3月,先生重返南京,昌午同来,住百子亭23号。因“文革”动乱,先生身残妻逝,所藏书籍碑帖损失殆尽,作诗自称是“街泪过江来”,但仍“一片丹心犹似血,愿将点滴献人民”。因高血压和动脉硬化,住工人医院月余,出院后赴扬州疗养。此后经常头昏嗜睡,直到终年。医生建议先生不能再作诗,但先生爱诗成癖,作《戒诗》诗自嘲。

1974年 77岁

白野为先生手抄《江上诗存》三十六卷完成,先生极感激,作诗并画谢之。

先生书法成名后,求索者终日不绝,不胜其扰。年初,全国开展“批林批孔”运动,来人大减,先生有诗曰:“且喜门前客不来”。

画家吴作人从北京来访先生。

1975 年 78岁

清明,赴乌江扫墓。

作条幅参加玄武湖书法展。

5月,应荣宝斋邀,荪若、昌庚陪同先生去北京。以《江上诗存》稿奉请赵朴初、启功教正,二人皆极赞誉并为之作书序。结识李真、陈英将军。游长城、故宫、十三陵、北海等名胜。

在京十余日南归。

学生陈慎之、冯仲华、庄希祖以一年多时间为先生用钢板刻印《江上诗存》一百套,共400本,作为先生78岁珍贵生日礼品。先生毕生最爱诗,用在诗上的时间最多,一直最担心诗稿遗失,现有刻印本,不胜欣慰。

1976年 79岁

清明,先生再回乌江扫墓。求字者终日不绝,先生慨叹“江南住不住,江北住不安”,不知“何处能寻避债台”。

唐山大地震,南京也预报告警,市民纷纷搬出室外搭棚居住。

6月,先生去林学院昌庚处避震。12月,回百子亭。

范曾从北京来访并为先生画像。

“四人帮”倒台,亚明画《四蟹图》,先生在画上题词:“面虽赤,心何黑。惯横行,栖草泽。国之殃,民之贼。捕而食,实上策。”

1977年 80岁

先生诗自况“老病偏残年八十,双钩悬臂手无力”,但“童心仍未除”,“终日不自闲”地“挥洒到夜眠”。3月15日,先生最亲密的诗友高二适辞世,先生至为悲痛,为之连夜书墓碑和挽联:“风雨忆江南,杯酒论诗,自许平生得诤友;烟波忆湖上,衰残街泪,那堪昨夜写君碑。”

8月,病住工人医院。尽管“沉沉高热压头颅”,仍然“笔力犹思大令书”,时时以指划腹练字,慨叹“腹上空留指爪痕”。病中不能作字画,但“平生结习不忍抛弃,念念吟哦不置,得诗二十首"。

病初愈,勉力从医院去江苏省美术馆参观《日本现代书法展》,认为“一定要虚心学习他人之长,补己之短,才能不断进步。”

12月,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先生所书毛王席《水调歌头•重上井岗山》《念奴娇,鸟儿问答》词二首。

1978年 81岁

2月,先生被选为全国政协委员,由昌庚、丽青陪同赴京参加全国政协五届一次会议。会见赵朴初、启功、李真、陈英诸友人,并结识黎雄才、张君秋、袁世海、七龄童等新友人,重游长城、十三陵。

《人民日报》副刊《大地》第一期发表古平文章:《奇境纵横又一家》,这是国内出版物第一次报道先生的文章。

初夏赴扬州小住,因人事应酬太烦,十余日即归,慨叹“旧日曾来人不识,独来独往石间眠。于今却被浮名误,草昧真灵半已蠲”。

6月,复病,住工人医院月余,病中作诗二十余首,并为高二适遗墨题词:“矫矫不群,坎坎大树。嶷嶷青青,左右瞻顾。亦古亦今,前贤之路。不负千秋,风流独步。”

10月,游采石矶太白楼。

1979年 82岁

2月,“日本书道家友好访华团”来宁拜访先生,团长梅舒适书“诗书敦宿好,园林无俗情”赠先生。

2月,去北京参加全国政协五届二次会议,丽青陪同。车中发病,至北京即住进医院。昌庚、郭健闻讯去北京照料,治疗十余日返宁。

冬,南京教师进修学院院长李子磐铅印《江上诗存》3000册发送国内有关单位。

1980年 83岁

3月,由百子亭迁回中央路117号旧宅居住。

先生以书法作品一件参加“第一届全国书法展”。8月,在江苏省美术馆举办“林散之书画展”,展出书画作品140件。12月又送合肥展出。

1981年 84岁

3月,去朝天宫参观“明清画展”,兴致极高,觉得“令人心醉,实有功夫,应当学习"。

先生毕生最爱诗,想自己百年之后葬于与太白楼相邻的小九华山,并自书《诗人林散之暨妻盛德粹之墓》碑文。

11月,上海美术出版社出版《林散之书画集》。

1982年 85岁

先在一贯重视培养青少年书画爱好者,1月15日亲自参加“南京少年儿童书画工作者协会”成立大会,并出任名誉会长,当场为孩子作书法示范。

3月,在南京举办“林散之三代画展”,展出先生和荪若、昌午、小康等山水画90件。

10月,赴扬州参加外孙李亚丁结婚典礼,并乘兴游览瘦西湖,住数日归。

1983年 86岁

6月,昌庚和三女贝青陪先生赴京参加全国政协六届一次会议,住空军招待所。刘海粟、董寿平、黎雄才、黄苗子诸先生合作《松竹图》,先生临场作诗题其上。

7月,先生腹痛,赴鼓楼医院检查,疑有肿瘤,剖腹后始知为盲肠炎,经此手术,身体大亏。住院47日。

1984年 87岁

5月,“日本书法家代表团”来宁访问,拜会先生,团长青山杉雨题“草圣遗法在此翁”赠先生。11月19日北京《瞭望》周刊发表文章《草圣遗风在此翁——记老书法家林散之》,自此,先生被誉为“当代草圣”,传播海内外。

5月,第二次中日联合书法展览在江苏省美术馆开幕,先生有作品参展并参加开幕式,“日中书法友好访华团”秘书长谷村熹斋一始终亲自推着先生的轮椅参观展品并亲切交谈。

《江上诗存》印本收诗截止于1979年,1980年后诗有手稿一本,先生每置于案头,不断补充新作。是年冬,不知被何人窃去,先生极悲痛。此诗稿为先生数年心血结晶,是研究先生晚年生活、思想的重要资料,但愿携去者能受良心驱使而将之公诸于世。

第二届全国书法展览。先生有一件书法作品参加。

1985年 88岁

3月,安徽黄山书社出版《林散之诗书画选集》。

12月,江苏美术出版社出版《林散之书法选集》。赵朴初先生题诗为序:“散翁当代称三绝,书法尤矜屋漏痕。老笔淋漓臻至善,每从实处见虚灵。万里行程万卷书,精思博学复奚如。蚕丝蜂蜜诚良喻,岁月功深化境初。”

夏,先生七十余年之挚友邵子退病逝,为之伤感累月。

11月,病住鼓楼医院月余,身体更衰。自咏:“不知近日衰多少,惟觉行时要客扶。”

家人和学生分别为先生祝“米寿”。

1986年 89岁

老病颓唐甚,自称:“一年三百六十日,醒时常少睡时多。”但醒时仍看书写字不辍,常常“醒时醉扫三千字”,或“醒来却写梦中山,似画非画有真味”。

1987年 90岁

2月,先生迁居南京林业大学昌庚家,直至终年。昌庚请名医治好了先生多年的脚湿气病,咳痰和头昏也大有好转,从而创作了一些晚年书法精品。如:为峨媚山重修金顶书写了“金顶”两个大字,刻石立于峨帽山金顶庙旁;为林氏祖先福建妈祖庙书写“和平女神海峡之岛”八个大字,放大成两米见方,刻于湄州岛的山崖上;书写了丈二巨幅草书自作诗《颂南京长江大桥》;为参加第三届全国书法展览书写了四尺整幅草书等。书评家赞之有“笔吐虹霓,气压山岳”之势。此时《书法报》等刊物发表了多篇评论当代书法诸名家的争鸣文章,对先生书法评价独高。但也有人认为,先生书法的高峰期在七十多岁,80岁以后便衰退;有的人则认为,先生80以后书更炉火纯青。先生则自评“老来风格更天真”,85岁以后的字“静下来了”。

子女和学生们分别为先生祝九十大寿,祝寿过程录了像。

1988年 91岁

先生向故乡江浦县捐献自己历年书法作品170件,画40幅,吕留良虫蛀砚和庄定山砚各一方。江浦县为先生建“林散之书画陈列馆”。元月三日,先生亲自去江浦参加作品捐献仪式和陈列馆奠基仪式,精神颇佳。

参加“全国第四届书法展”,草书自作诗《画堂》一首。

2月,因慢性支气管炎急性发作兼阻塞性肺气肿和糖尿病住鼓楼医院。归后书“复活”二字横匾数幅,以庆再生。

12月,再度感冒发烧,住鼓楼医院,八天出院。

1989年 92岁

1989年第一期《中国书法》杂志发表先生书法作品13件,并发表李秋水介绍先生的文章《墨水三千斛,青山一万重》。

7月9日,突然昏睡,终日不醒,鼓楼医院检查为脑动脉和全身主动脉硬化、脑萎缩、慢性支气管炎、肺气肿,住院15天。设家庭病床,医生定期诊治。此后,终日嗜睡,饮食减少。起床后坐着休息也是打瞌睡。9月,荇若、秋水来看望,先生对之说:“我要走了!”并勉力画了一张小画送他们作留念。第二天又画了一张小画送二媳刘城惠留念。这是先生一生中所作的最后两幅画。

10月中旬,先生病情进一步恶化,饭量大减,且需有人喂食。一天,上午起床后坐于案前闭目养神,突然叫昌庚取纸来,他要写字。饭都不能吃了,哪还能写字?昌庆劝其休息,先生怒。昌庚无奈,取来两小张宣纸,磨好墨后,先生用无力的手写了两小张“生天成佛”横幅。这是先生一生中所写的最后两张字。

11月30日先生突然两腿不能起立,12月4日病重送鼓楼医院。

12月6日上午8时,因痰阻塞气管,抢救无效,溢然长逝。

7日,由省、市领导和各界有关人士成立治丧委员会,12日上午在南京市殡仪馆举行遗体告别仪式,参加者数百人。22日下午举行追悼大会,省市领导和各界人士参加者千余人。江苏省省长陈焕友主持追悼大会,副省长杨咏忻代表省政府致悼词,江苏省国画院院长赵绪成介绍了先生的生平和他的卓越艺术成就。中央和各地发来唁电挽联千余件。

遵遗嘱,先生及夫人合葬于安徽采石矶太白楼之旁小九华山麓。经安徽省委、省人民政府申报,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批准,在采石公园内李太白纪念馆旁建立“林散之艺术馆”。

散翁自序


余浅溥不文,学无成就,书法一道,何敢妄谈。唯自孩时,即喜弄笔。积其岁年,或有所得。缀其经过,贡采览焉。余八岁时,开始学世,未有师承;十六风从乡亲范培开先生学书。先生授以唐碑,并授安吴执笔悬腕之法。心好习之。弱冠后,复从含山张栗庵先生学诗古辞,先生贯古今,藏书甚富,与当代马通伯、姚仲实、陈澹然诸先生游,书学晋唐,于褚遂良、米海岳游精重。尝谓余曰:“学者于三十外,诗文书艺,皆宜明其途径,若驰骛浮名,害人不浅,一再延稽,不可救药,口传手授,是在真师,吾友黄宾虹,海内知名,可师也。”余怀然聆之,遂于翌年负笈沪上,持张先生函求谒之。黄先生不以余为不肖,谓曰:“君之书画,略具才气,不入时畦,唯用笔墨之法,尚无所知,似从珂罗版摹拟而成,模糊凄迷,真意全亏。”并示古人用笔用墨之道:“凡用笔有五种,曰锥画沙、曰印印泥、曰折钗股、曰屋漏痕、曰壁坼纹。用墨有七种,曰积墨、曰宿墨、曰焦墨、曰破墨、曰浓墨、曰淡墨、曰渴墨。”又曰:“古人重实处,尤重虚处,尤重黑处,尤重白处;所谓知白守黑,计白当黑,此理最微,君宜领会。君之书法,实处多、虚处少,黑处见力量,白处欠功夫。”余闻言,悚然大骇。平时虽知计白当黑和知白守黑之语,视为具文,未明究竟。今联此语,恍然有悟。即取所藏古今名碑佳贴,细心潜玩,都于黑处沉着,白处虚灵,黑白错综,以成其美。始信黄先生之言,不吾欺也。又曰:“用笔有所禁忌:忌尖、忌滑、忌扁、忌轻、忌俗;宜留、宜圆、宜平、宜重、宜雅。钉头、鼠尾、鹤膝、蜂腰皆病也。凡病可医,唯俗病难医。医治有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读书多,则积理富、气质换;游历广,则眼界明、胸襟扩,俗病或可去也。古今大家,成就不同,要皆元病,肥瘦异制,各有专美。人有所长,亦有所短,能避其所短而不犯,则善学矣,君其勉之。”余复敬听之,遂自海上归,立志远游,挟一册一囊而作万里之行。自河南入,登太室,少室,攀九鼎莲花之奇。转龙门,观伊阙,入潼关,登华山,攀苍龙岭而觇太华三峰。复转终南而入武功,登太白最高峰。下华阳,转城固而至南郑,路阻月余,复经金牛道而入剑门,所谓南栈也。一千四百里而至成都,中经喜陵江,奇峰耸翠,急浪奔湍,骇目惊心,震人心胆,人间奇境也。居居都两月余,沿岷江而下,至嘉州寓于凌云山之大佛寺,转途峨眉县,六百里而登三峨。三峨以金顶为最高,峨眉正峰也。斯时斜日西照,万山沉沉,怒去四卷。各山所见云海,以此为最奇。留二十余日而返渝州,出三峡,下夔府,觇巫山十二峰,云雨荒唐,欲观奇异。遂出西陵峡而运载宜昌,转武汉,趋南康,登匡庐,宿五老峰,转九华,寻黄山而归。得画稿八百余幅,诗二百余首,游记若干篇;得越七省,中波一万八知余里,道路梗塞,风雨艰难,亦去苦矣。

作学书,初从范先生,一变;继从老先,一变;后从黄先后及远游,一变;古稀之后,又一变矣。唯变者为形质,而不变者为真理。审事物,无不变者。变者先生之机,不变者死之途,书法之变,尤为显著。由虫篆变而史籀,由史籀变而小篆,由小篆而汉魏,而六朝,而唐,宁,元,明,清。其为篆,为隶,为楷,为行,为草。时代不同,体制即随之而易,面目各殊,精神变因之而别。其始有法,而终元法,无法即变也。无法而不离于法,又一变也。如蚕之吐丝、蜂之酿蜜,岂一朝一夕而变为丝与蜜者。颐养之深,酝酿之久,而始成功。由递变而非突变,突变则败矣。书法之演变,亦犹是也。盖日新月异,由古到今,事势必然,勿容惊异。

居尝论之,学书之道,无它玄秘,贵执笔耳。执笔贵中锋,平腕竖笔,是乃中锋;管、侧毫,非中锋也。学即贵专,尤贵于勤。韩子曰:“业精于勤”,岂不信然。又语云:“学然后知不足。”唯有学之,方知其难。盖有学之而未能,未有不学而能者也。余初学书,由唐入魏,由魏入汉,转而入唐,入宋、元,降而明、清,皆所摹习。于汉师《礼器》、《张迁》、《孔宙》、《衡方》、《乙瑛》、《曹全》;于魏师《张猛龙》、《贾使君》、《爨宝子》、《嵩高灵庙》、《张黑女》、《崔敬邕》;于晋学阁帖;于唐学前面平原、柳成悬、杨少师、李北海,而于北海学之最久,反复习之。以宋之米氏、元之赵氏、明之王觉斯、董思白诸公,皆力学之。世称右军如龙,北海如象,又称北海如金翅劈海,太华奇峰。诸公学之,皆成能就,实南派自王右军后一大宗师也。余十六岁始学唐碑;三十以后学行书,学米;六十以后学草书。草书以大王为宗,释怀素为体,王觉斯为友,董思白、祝希哲为宾。始启之者,范先生;终成之者,张师与宾虹师也。此余八十年学书之大略也。

语云,一艺之成,良工心苦,岂不然哉。顾念平生,寒灯夜雨,汲汲穷年。所学虽勤,所得甚浅。童年摹习,白首粗成,略具轨辙,非也敢言书法也。今不计工拙,出其所作,影印以行,深望识者指其瑕疵,以匡不逮。是为序。

一九八五年元月林散之于玄武湖畔

词条图集

  • 绘画作品3

  • 书法作品40

参考资料

书法空间——林散之

声明

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美术百科网的立场,也不代表美术百科网的价值判断。美术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本站或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artpc.cn。

京ICP备18037615号-1 Copyright 2018-2028

ARTPC.CN版权所有

隐私政策     使用者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