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资讯 - 详情

史上最全梵高自画像伦敦将展,包括生命中的最后两画

来源:澎湃新闻 发布时间:2021.07.16
54 0


很少有艺术家像文森特·梵高那样痴迷于自画像的创作,在他短暂的艺术生涯留下大约35幅自画像。

英国伦敦考陶尔德画廊美术馆(Courtauld Gallery)将于明年春天(2022年2月3日至5月8日)举办一场重磅的“梵高自画像展览”。展览将汇聚全球著名机构收藏的约15件梵高自画像作品,占其全部自画像作品近一半,且跨越梵高短暂的职业生涯,堪称有史以来最全面的梵高自画像展。梵高研究专家表示,梵高热衷于画自己,原因之一可能因为他缺模特。

展品中还包括文森特·梵高生命最后的两幅自画像作品,现分藏与奥斯陆与华盛顿,为其1889年在圣雷米(Saint-Rémy)精神病院时期创作,两幅作品完成时间仅相隔一周。这也是两幅作品自创作完成以来首次同台展示。


梵高一生中大约画了35幅自画像


最全面的梵高自画像展

据考陶尔德美术馆(Courtauld Gallery)的策展人凯伦·塞雷斯(Karen Serres)介绍,因为考陶尔德美术馆收藏有最著名的梵高画作之一《耳缠绷带的自画像》(Self-Portrait With Bandaged Ear,1889年),所以他们在10年前就有举办这一展览的想法。

塞雷斯说:“梵高的展览是出了名的难办,他的作品非常抢手,因而借展显得困难重重,因为每件作品都是其所在机构的明星展品。


梵高《戴草帽的自画像》(1887年)底特律艺术馆藏


但由于考陶尔德美术馆(Courtauld Gallery)自2018年以来一直关闭进行重大整修,团队利用这段时间专注于策划这场重磅展览。展览中的自画像大约有15幅,将跨越这位荷兰艺术家短暂的职业生涯,展品包括借展自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馆(Van Gogh Museum in Amsterdam)的《戴黑毡帽的自画像》( Self-Portrait with Dark Felt Hat, 1886-1887),到美国华盛顿国家美术馆( the National Gallery of Art in Washington, DC)的《自画像》( Self-Portrait,1889)。

展品还将包括曾有争议的奥斯陆国家博物馆(the Nasjonalmuseet in Oslo)的《自画像》(1889),这幅作品在阿姆斯特丹的梵高博物馆经过五年的研究后,于去年1月才被正式认定为艺术家真迹。


梵高的《自画像》(1889年) 奥斯陆国家博物馆藏 近期才被确定为是艺术家真迹


现收藏于奥斯陆和华盛顿的梵高自画像创作于同一时期,均为1889年9月梵高在圣雷米(Saint-Rémy)精神病院时。塞雷斯说:“据我所知,从那以后,两幅自画像就再也没有同时出现过。从梵高的信中得知,他们创作完成只相隔了一周。”尽管这不是梵高的第一次自画像展览,但它将是有史以来最全面的一次。

展览还将关注梵高创作风格的变化。策展人介绍说,随着时间的推移,画作的色彩发生了很多变化。例如,画面上原本是紫色的图案现在变成了浅蓝色。让观众了解这一点很重要,因为有时人们可能会谈论梵高在此处运用浅蓝色的象征意义,实际并非如此,他原意是紫色的。”


梵高《自画像》1887 芝加哥艺术博物馆


梵高在自画像中揭示了什么?

很少有艺术家像梵高那样痴迷于自画像的创作,除了他的荷兰同胞伦勃朗。但是伦勃朗的职业生涯时长超过梵高的4倍。伦勃朗一生创作了40多幅自画像,而梵高有35幅。和伦勃朗一样,我们对梵高外貌的看法几乎完全受限于他的自画像。因他只保存下来一张照片,拍摄于他19岁时。

人们痴迷于梵高研究,因他有着与众不同的人生经历和艺术天赋。当我们欣赏梵高的自画像时,常常希望能深入了解他的个性和思想。

梵高认为,肖像画(大概还有自画像)可以达到摄影所不达。他不喜欢时兴的技术发展,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再也没有梵高的成年照片留下来。

梵高曾告诉他的妹妹:“我自己仍然觉得照片很可怕,不喜欢拥有任何照片,尤其是我认识和爱的人的照片。”在另一个场合,他告诉她,“画得像自己不容易”,但“人们寻求比摄影师更深的相似”。


梵高《耳缠绷带的自画像》(1889年1月)考陶尔德美术馆藏


在一些画作中,比如考陶尔德美术馆梵高《耳缠绷带的自画像》(这也是即将展出的核心展品),艺术家在探索自己的内心世界,展现了他生活的一个侧面。这幅画是在他割掉耳朵不到一个月后创作的,他并不回避自己所受的创伤。他本可以画出头部的另一侧,或者让绷带看起来不那么突出。

相反,艺术家呈现出了一种高度对抗性的形象。梵高一定很清楚它的确切含义,但我们直到今天仍然难以理解。他是在求救吗?还是代表他回去工作的决心?也许两者都是。

梵高在画架上画了一幅几乎是空白的画布(上面有一些模糊的标记,很可能是一朵花静物的开始)。在他的头的另一边挂着一张日本版画(他在阿尔勒的黄色房子里随身携带的一张)。这代表了对日本艺术的敬意,他曾受日本艺术启发。

尽管文森特的健康状况堪忧,但考陶尔德美术馆的这幅自画像经过精心构图,显然不是“疯子”的冲动之作。他展示了似乎是他右侧的绷带,尽管他割掉的是左耳。因为他是在镜子里看自己作画,所以画中的两边是颠倒的。一个经常被忽略的细节:在镜子里也可以看到夹克,纽扣(对男人来说通常是在右边)是在夹克的左边。在《作为画家的自画像》(Self-Portrait as a Painter,1888年2月)中,这是梵高在巴黎完成的最后一幅自画像,画中他彰显了自己在巴黎两年时间里学到的技巧——尤其是他对色彩的运用(姜黄色的头发与蓝色的服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一次,他小心翼翼地把按钮按在正确的一边,而不是像他在镜子里所看到的那样。


梵高《作为画家的自画像》(1888年2月)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馆藏


梵高热衷于画自己,还有一个原因可能因为他缺模特。他总是发现很难让人为他坐下,这也反映了梵高性格中的笨拙。梵高似乎也排斥画亲密的朋友和家人。作为一名肖像艺术家,在没有模特的情况下,最简单的方式莫过于画自己,因为这只需要一面镜子。


梵高《自画像》(1889年)华盛顿国家美术馆藏


1889年9月,他在精神病院画了一幅自画像(现收藏于华盛顿,这幅画作也将会被展出),他写信给提奥说:“我在同时创作两幅我的肖像画,因为我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再画了。”

有时他在自画像也体现出了他对各种技术的尝试和探索,如色彩对比或绘画笔法。对于那些他并不是野心勃勃的作品,有时更多的是以研究的方式出现。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梵高存世的35幅自画像中,有27幅出自他的巴黎时期,当时他在实验和发展他的技巧——从荷兰时期的黑暗色调转向我们现在所熟知和喜爱的那种梵高的明艳色调,但他的巴黎时期也出过一些非常好的自画像作品。


梵高《戴灰毡帽的自画像》(1887)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藏


1889年,在精神病院,文森特在给提奥的信中写道:“了解自己很难,但画自己也不易,”他坚持挑战并指出,照片“褪色的速度比我们自己更快”,而绘画则“代代相传”。

(本文文图综合编译自《The art newspaper》及伦敦考陶尔德美术馆官网等)

京ICP备18037615号-1 Copyright 2018-2028

ARTPC.CN版权所有

隐私政策     使用者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