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资讯 - 详情

艺术名家系列:杨全发

来源:美术百科网 发布时间:2019.06.03
1889 0




杨全发,海南琼海人。中国致公党党员,原琼海市健康教育所所长,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版画家协会会员、海南省美协第二、三、四、五届理事,海南省美协版画艺术委员会委员、海南省摄影家协会会员,琼海市美术协会顾问,琼海市第十一届、第十二届政协委员。首届海南省“德艺双馨”优秀艺术家。作品先后入选历届海南省美展及中国职工画廊、全国科普美展、琼港书画联展、中国特区首届美展、第四届中国体育美展、跨世纪全国卫生美术书法摄影精品展、第十五届、第十六届全国版画展、纪念建党80周年全国美展、07中国现代水印版画展。其中《椰风》等多件作品分别获海南省美展一等奖、全国优秀奖和入选由国家文化部主办的全国“群星奖”展。《古林清幽》《春潮》(版画)分别获《第二届及第三届海南省艺术节全省优秀美术作品》三等奖。《英雄花.追念红色娘子军老战士》(版画)获《第五届海南省优秀美术作品展》金奖,并于2017年获海南省南海文艺奖美术类二等奖。2019年3月在亚洲论坛所在地——美丽的田园小镇博鳌举办《椰风印痕——杨全发版画作品展》。部分作品分别被四川神州版画博物馆、广东美术馆、安徽省文联美协、深圳美术馆、中国致公党画院、香港文山斋艺术中心收藏。作品及辞条入编《中国美术选集》《中国美术家选集》《中国地方艺术人才年鉴》和《美术》杂志发表。





记住琼海,源于电影《红色娘子军》。洋溢着革命美学和海岛风情的镜头中,晃动着一些满身热带特征的人和大片迎风摇曳的椰林,还有那条宽阔得不像在海南岛上流淌的名字叫万泉河的河流,甚至那一颗在琼剧音乐中冉冉升起的晨阳,竟如此地富有这个地方的气质,让我有一些迷幻般的想象,觉得那里的红色人文和光风霁月是直接可以入画的。事实上,记住琼海,还更多是因为认识了一些值得记住的琼海人,比如琼海籍海南著名版画家杨全发先生。他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与他坐在喧嚣中的安静,他超越俗流的版画语言与他在版画界的个人效应,形成了强烈的反差,让我翻转贯常之见,一时语塞。



《娘子军. 万泉河边的回忆》(水印木刻)  53cmX48.5cm


最初看到杨全发的作品,是他获得第三届海南省艺术节全省优秀美术作品奖的水印木刻《春潮》。浪花以聚集大海无限能量的方式激荡在画面上,一块苍黑嶙峋的大礁石尖刀般挡在透视线上,制造出一种压抑之下的迸发和奔放之势,泡沫横浮在海水和礁石之间,传递出一种轻松和生动,还有白色的鸥鸟们,把群类的翔飞技能发挥至极,精灵的自由凌驾在波涛的呓语之上。看杨全发平静的脸庞、和善的微笑,身上鲜寡的烟火之气,想象他走的应该是三月熏风、景明春和的路数,却不知他能把海洋强大而躁动的脾气和心事收归到这件作品之内。我想,除了构图的需要,杨全发要极力表达的是一种南海边的独美和锐力。从这幅作品已激越出刀痕和色彩的意蕴来看,他以水印版画的意义诠释了自然之美和内心丰富的感觉,同时很好地区别了其他绘画体裁。从事水印版画创作不仅要有其他体裁画家的悟力,因为脱离了布面、纸本等介质,还要具备匠人的心气和功夫,在水痕、木味、刀功、墨染的交织中,如果刀刀见神,版版生辉,一定是已臻化境了。不说杨全发几十年来笃定在无数块木板边的手运刀行,在娴熟的手法中不断实现个人的“想法”,也不说他的只问耕耘不问收获的清寡之心,单单选择展览场和名利场越来越生冷的水印版画领域,他其实已经刻画出了一种不一样的人生。



《春潮》(水印木刻)120cmⅩ83cm


要衍说透杨全发的整个创作流变以及在海南版画界的清晰存在,似乎有些难度,他实在是太善于“变化”,而作品数量又不算少,像一个混迹于世风的中年人,身后的故事是很难一语道破的。还好,琼海不远,嘉积镇也越来越能留人。沿着万泉河岸边走去,找寻一些地方性的印象和感受,捕捉一些可生成东海岸艺术影像的细节,以作为版画家杨全发艺术观察的背景,兴许是可为的。身边的琼海,海风吹拂,椰林婆娑,安详得有些出世,似乎已经忘记上世纪七十年里的那一场恐怖的台风。随着蔡家大院在几棵大榕树边淡然进入夏天,夹着从玉带滩袅袅传来的博鳌论坛的声音,粘耳的蝉鸣从榕树叶子的后面飘过来。杨全发没有避开这些时光中的生活和历史行进,也没有折进万泉河边的安详中自我徜徉,而是有所兴然,有所劳作,在个人的水印版画世界里营造一方天地,收割几茬果实——清水和颜料是柔软的,刻刀和木板是坚硬的,在此两者之间焕发出气息和精神的,是出水成韵、丰富层叠的印痕。这印痕,把杨全发一颗恂然的心,一种清幽忘我的状态,甚至一道夜晚中的眼神,收拢得不分彼此,点点渗入他好静的生活和必然的日常琐碎中。坐在咖啡厅里谈他的画,他会详细地说一些关于版画的知识,至于本人在海南版画界的位置,他却一番莞尔。说实在的,我个人以为,他的水印木刻作品,无论是居于不同题材的创意、构图和水印的技术处理,还是内容的深挖和拓展,都已形成了他个人的那一道风景。他的画挂在哪个展厅,都不会影响到空间的氛围和光线,而只会呈现为一框艺术的景致,增加现场的分量和神采。



《琼花》(水印木刻)53cmⅩ52.5cm


巡航式地观看了杨全发更多的作品,愈发看得出他很好地作答了他内心苦苦的寻觅,回应了所谓现实主义抑或别的什么主义的遵循其实并没有多少裨益。往东看,海南岛绿色的椰林里,江海田园静美如画,夕阳照射之下,炊烟袅袅之中,万泉河水清又清的甜美歌声又飘起,红色娘子军在电影中和芭蕾舞台上矫健灿然的身影依然盘旋。时光循环往复,无法消退人们对这些美好记忆的勾留,甚至放大了视觉和触觉去寻找新的经典。所以,后续的传奇里如何重构不一样的海韵椰风,杨全发和不少同仁在叩问自己。

刀的锋利,水的浑然,之间就是善思和刻苦的杨全发先生。

2018/11/21


《蔡家大宅》(水印木刻)79.5cmⅩ68cm


《热风》(水印木刻) 54cmx52cm


《沃土》(水印木刻)80cmx70cm


《亚洲论坛.博鳌2002》(水印木刻) 58cmx54cm



京ICP备2023019024号-1 Copyright 2018-2028

ARTPC.CN版权所有

隐私政策     使用者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