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术百科 - 顾恺之

恭喜段杰词条创建成功 10:35:01

已收录1541个词条 已浏览134人次 创建词条
顾恺之-美术百科

顾恺之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134
最近更新:2020-04-10
创建者:词条编辑

顾恺之
134 0


顾恺之,约345—406,字长康,小字虎头,东晋晋陵无锡(今江苏无锡)人。博学多艺,工诗赋、书法,尤善绘画,画师法卫贤。凡人物、佛像、禽兽、山水皆能。时有“才绝、画绝、痴绝”之称。他对中国绘画史的影响非常深远。顾恺之绘画行笔细劲连绵,如春蚕吐丝,行云流水,出之自然,通称为高古游丝描。画人物尤善点睛,自云:“四体妍蚩,本无关于妙处;传神写照,正在阿堵(六朝人口语“这个”,即指眼珠)之中。”唐张彦远评其画:“意存笔先,画尽意在”。精通画论,著有《论画》、《魏晋胜流画赞》、《画云台山记》等书行世。他提出的“迁想妙得”、“以形写神”等著名论点。


  • 中文名: 顾恺之
  • 出生地: 东晋晋陵无锡(今江苏无锡)人
  • 国籍: 中国
  • 逝世日期: 406
  • 出生日期: 约345
  • 别名: 字长康,小字虎头
  • 职业: 书画家
  • 主要成就: 人物画、画论、

艺术简介


版本一

顾恺之,约345—406,字长康,小字虎头,东晋晋陵无锡(今江苏无锡)人。博学多艺,工诗赋、书法,尤善绘画,画师法卫贤。凡人物、佛像、禽兽、山水皆能。时有“才绝、画绝、痴绝”之称。他对中国绘画史的影响非常深远。

他出身贵族家庭,义熙初官散骑常侍。从小就学读书作诗,因为较为博学的关系,顾恺之在绘画方面,不会墨守成规,而会自己去想、自己去发展。因此对于同样的题材,顾恺之能以他的看法重新诠释,画出不同的风貌。以他最为拿手的人物画来说:他曾经为谢鲲作画,把谢鲲画在岩缝间,原因是因为他觉得谢鲲一生爬山涉水,用这样的方式来形容谢鲲是最好的了。由以上的例子可以看出顾恺之的想像力是多么的丰富。

顾恺之绘画行笔细劲连绵,如春蚕吐丝,行云流水,出之自然,通称为高古游丝描。画人物尤善点睛,自云:“四体妍蚩,本无关于妙处;传神写照,正在阿堵(六朝人口语“这个”,即指眼珠)之中。”唐张彦远评其画:“意存笔先,画尽意在”。精通画论,著有《论画》、《魏晋胜流画赞》、《画云台山记》等书行世。他提出的“迁想妙得”、“以形写神”等著名论点。


版本二:《宣和画谱》

顾恺之,字长康,小字虎头,晋陵无锡人。义熙中为散骑常侍。恺之博学有才气,丹青亦造其妙,而俗传谓之三絶:画絶、痴絶、才絶。方时为谢安知名,以谓自生民以来未之有也。恺之每画人成,或数年不点目睛。人问其故,答曰:“四体妍蚩,本亡关于妙,处传神写照,正在阿堵中。”尝图裴楷像,颊上加三毛,观者觉神明殊胜。又为谢鲲像在石岩里,云:“此子宜置在丘壑中。”欲图殷仲堪,仲堪有目病固辞。恺之曰:“明府正为眼耳,若明点瞳子,飞白拂上,使如轻云之蔽月,岂不美乎?”仲堪乃从之。尝于瓦官寺北殿画维摩诘,将毕欲点眸子,乃谓寺僧曰:“不三日,观者所施可得百万。”已而果如之。杜甫题瓦官寺诗云“虎头金粟影”者,谓此。恺之世以谓天材杰出,独立无偶,妙造精微,虽荀、卫、曹、张,未足以方驾也。谢赫以谓“迹不逮意,声过于实”,岂知恺之者。惜今罕见其画。盖恺之深自秘惜,如尝以一厨画寄桓温家,而后为温窃取。则恺之之画所以传于世者,宜罕见之也。今御府所藏九:

浄名居士图一,三天女美人图一,夏禹治水图一,黄初平牧羊图一,古贤图一,春龙出蛰图一,女史箴图一,斲琴图一,牧羊图一。

绘画作品


女史箴图卷(宋摹)

《女史箴图》卷(宋摹),东晋,顾恺之绘,纸本,墨笔,纵600.5cm,横27.9cm,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

《女史箴》是西晋广武侯张华所写,文字内容是关于女子的德行操守,以教化训诫为目的。顾恺之将文中故事以图画的形式加以描绘,使之通俗易懂。现存《女史箴图》最早的画本是唐代摹本,原为清宫旧藏,现藏于大英博物馆。此卷为宋人摹本,全图有画11段,分别为“樊姬感庄”、“卫女矫桓”、“冯婕妤挡熊”、“班婕妤辞辇”、“防微虑远”、“知饰其性”、“出其言善”、“灵监无象”、“欢不可以渎”、“静恭自思”、“女史司箴”。本卷为白描人物,笔法流利,线条细劲连绵,比高古游丝描又多了几份挺健,更接近李公麟一派。人物形象有古意,此卷宋摹本较唐摹本画面内容多两段,对了解《女史箴图》母本及其流传,以及早期人物画法的演变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引首为乾隆帝御书“王化之始”四字,后有包希鲁、谢询、张美和、赵谦等题记。本幅钤乾隆、嘉庆、宣统、梁清标等印22方。《石渠宝笈初编》卷32、35著录。

(撰稿人:聂卉)


洛神赋图卷(宋摹)

《洛神赋图》卷,晋,顾恺之(宋摹),绢本,设色,纵27.1cm,横572.8cm,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

此图是根据三国(220--265年)魏人曹植所写《洛神赋》而创作的故事画。画面开首描绘曹植在洛水河边与洛水女神瞬间相逢的情景,曹植步履趋前,远望龙鸿飞舞,一位“肩若削成,腰如约素”、“云髻峨峨,修眉联娟”的洛水女神飘飘而来,而又时隐时现,忽往忽来。后段画洛神驾六龙云车离去,玉鸾、文鱼、鲸鯢等相伴左右,洛神回首张望,依依不舍,一种无奈离析之情显现画面。

此图分段描绘赋的内容,构图连贯,主要人物随着赋意,反复出现。设色浓艳,画法古拙,山石树木钩填无皴,“列植之状,则若伸臂布指”,所谓“人大于山,水不容泛”,系初唐以前画风。引首有清高宗弘历行书“妙入毫巔”。卷后有元赵孟頫行书《洛神赋》、李衎、虞集、明沈度、吴宽诗跋均伪。又乾隆诗题。钤“明昌”、“御府寶繪”、“群玉中秘”、“明昌御鑒”及清内府乾隆、嘉庆、宣统诸藏印。  

此图不书《洛神赋》文,亦无名款,从画法、绢、色等方面研究,当为宋人摹本,但画风仍存六朝遗韵,其原本传为顾恺之所作。

《石渠宝笈•初编》、《石渠随笔》著录。

(撰稿人:许忠陵)


列女仁智图卷(宋摹)

《列女仁智图》卷,绢本,墨笔淡着色,纵25.8cm,横417.8cm,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

《列女仁智图》卷旧传东晋顾恺之作,此为南宋人摹本。

汉成帝沉湎于酒色,宠信赵飞燕姐妹,朝政大权旁落于外戚手中,危及刘氏政权。楚元王四世孙光禄大夫刘向(前77-前6年)针对这一情况,采摘自古以来诗书上所记载的贤妃、贞妇、宠姬等资料,编辑成《列女传》一书呈送汉成帝,希望他从中吸取经验教训,以维护刘氏政权。全书按妇女的封建行为道德准则和给国家带来的治、乱后果,分为母仪、贤明、仁智、贞顺、节义、辩通、孽嬖七卷,此即其中“仁智卷”部分。

仁智卷共收集15个列女故事。此卷为残本,其中“楚武邓曼”、“许穆夫人”、“曹僖氏妻”、“孙叔敖母”、“晋伯宗妻”、“灵公夫人”、“晋羊叔姬”7个故事保存完整。“齐灵仲子”、“晋范氏母”、“鲁漆室女”3个故事只存一半,其余5个故事则全丢失,又错将“鲁漆室女”之右半与“晋范氏母”之左半拼接在一起,使人误以为是一个故事。

此卷多处保存了汉代的衣冠制度,如男子头戴进贤冠,身着曲线大袖袍,腰结绶带并配挂长剑;女子梳着垂髾髻,身着深衣,特别是眉毛涂以朱色,是模仿赵昭仪的新妆,这些都表现了特定时期的风俗和时尚。又蘧伯玉所乘坐的马车称“轺车”,亦为汉代形制,描绘得非常细致而无错误,这些都可以从大量出土的汉代画像石、砖和壁画中找到与之相应的图象。

在北魏司马金龙墓出土的漆屏风画《列女古贤图》中,表现卫灵公与夫人夜坐闻马车声的一段,与此卷所表现的同一内容相比较,无论是构图布局还是人物的姿态手势都非常近似,可以证实其与《列女仁智图》同出自一个古本。而在传摩过程中,后者更为忠实于古本原作。

据《汉书》记载,刘向在向汉成帝呈送《列女传》的同时,还呈送了《列女颂图》,并画为屏风。汉成帝的班婕妤失宠后,在她的诗中曾谈到在宫内看到《列女图》,并以此来鉴戒自己。这些都载在班固所著的《汉书》中。东汉时代的画像石、砖中,有不少表现列女故事的题材。画史并载蔡邕曾创作有《小列女图》。这一时期《列女图》的大量出现,既是出于宫廷政治斗争的需要,同时也是为了在社会上广泛推行妇女的道德教育,借以维护封建秩序。

根据《列女仁智图》中保存有较多的汉代风俗,以及其构图形式的古朴,推测此卷的原本应当出自于东汉时代,而祖本则为刘向所创。剔除后世在反复传摹中所附加的痕迹,仍然能透视二千年前汉代宫廷绘画的艺术光辉。其人物线条粗犷流畅,造型准确。特别是对妇女的描绘,体态轻盈,婀娜多姿,尤为绝妙。构图布局则与汉画像石一脉相承。《列女传》及《列女仁智图》在宋代有多本,此是被保留下来的惟一的一本,尤为珍贵。

(撰稿人:杨新)

声明

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美术百科网的立场,也不代表美术百科网的价值判断。美术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本站或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artpc.cn。

京ICP备18037615号-1 Copyright 2018-2028

ARTPC.CN版权所有

隐私政策     使用者协议